无印良品破产了?真相在此

又一家零售巨头扛不住了!7月10日,日本零售巨头无印良品(MUJI)母公司良品计划宣布,其美国子公司已申请破产,负债6400万美元(约合67亿日元),原因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自3月17日起美国所有门店被迫暂停运营,无印良品美国业务持续亏损。
 

 无印良品美国子公司破产,负债达67亿日元

 
7月10日,日本零售商无印良品(MUJI)母公司株式会社良品计划(yohinKeikaku Co)表示,美国分公司已向特拉华州一家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公司计划永久关闭部分不盈利店铺,并重新就门店租金进行谈判。据悉,该公司在破产申请中列出的负债高达6400万美元(约合67亿日元)。
 
连无印良品都扛不住了,消息一出令外界哗然。
 
据彭博社报道, MUJI 美国子公司已经根据《美国破产法》第 11 章申请破产保护,从疫情爆发以来全美便有 18 家门市停业,沉重的租金和客流量的减少加剧了美国公司的营收压力。
 
良品计划在官网发布公告称,无印良品美国子公司在疫情期间已经采取了扩大客户群,协商租金等方式去改善业务,但因为疫情的不断扩大和门店关闭等原因,销售大幅下降。不过母公司同时也表示,尽管目前美国申报破产,不过这并不会对于其他国家与地区产生影响。
 
无印良品美国子公司是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而申请破产的110余家公司中的其中一家,疫情席卷了全球各地的零售商,申请破产也是公司努力应对的一种方式。在今年4月至5月期间,无印良品在日本门店的同店销售额也下降了近一半。
 
 
彭博社还指出,无印良品于2006年正式进入美国市场,目前无印良品在美国设有18家门店,年收售额约为1.02亿美元,占良品计划营收的2.5%,但在过去三个财年中,美国市场一直处于亏损中。根据其破产声明,无印良品的美国业务已连续三个财年亏损,上财年亏损约1000万美元。

 在日本和中国,无印良品日子也不好过

 
美国业务遭侵蚀,疫情较早得到控制的中国便成为了无印良品收入的重要来源,早在二月初回来的逐步恢复中国门店营业。
 
和美国较为谨慎的拓展不同,无印良品在中国渐渐扩大零售品类,显得更为勇敢。近日,它则在北京京东办公园区内开设了一家便利店MUJIcom。此前有媒体报道, MUJI将于年内在上海开设中国第二间MUJIcom店铺,这间店铺目前正在筹备中。
 
MUJIcom在中国市场的野心是在于社区商业,通过深入城市当中的各个社区,为当地社群提供本地化的服务。无印良品在中国北京开设了MUJIcom便利店,此举也被业界评价为在中国的一次新事业形态布局。
 
自2016年来,这家日本巨头在华的业绩连年下跌,甚至在2017年实现了负增长。若想通过中国市场实现逆风翻盘,除了不断推陈出新,或许加强商品的质量与价格管控,才是无印良品需要补足的短板。
 
此前,新华网在今年1月曾报道,近三年时间内,无印良品旗下的产品被曝质量问题十余次。由于其产品价位一直饱受中国消费者的诟病且销量不佳,无印良品近五年时间内已经连续11次在中国市场采取降价措施。
 
 
除了质量问题,无印良品近两年在中国遇到了一些挑战。
 
在中国市场上,无印良品并不算一个平价品牌。虽然一直通过物流、供应商交流等方式下调价格,试图在2020年实现中国和日本商品的价格一致。
 
但即便价格一致,无印良品的商品价格仍然显得很高,主要原因是中日两国人均收入差距较大。2018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而日本全国平均176万4864日元/年,折合人民币104127元,约是中国的5倍。
 
所以,同样400日元(约24元)的一支笔,中国消费者就会评估一下性价比,毕竟市场上的普通笔只卖2-5元。再加上关税、汇率、物流等原因,无印良品很难在中国做到极致的便宜。
 
无印良品自身也意识到这一点,在中国走中高端定位,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开大店。截止到2018年底,无印良品已经在中国开出4家世界旗舰店,面积约3000平米,是国内标准门店的5倍。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市场上主打性价比的家居零售品牌越来越多,比如名创优品、诺米家居、网易严选、苏宁极物、小米有品等。这些新品牌主打高性价比产品,同时模仿各类爆品,拦截新兴的中产阶级用户。
 
 
除了中国,在日本本土,无印良品也陷入到了一定程度的经营困境中。根据良品计划于今年3月份披露的日本市场业绩快报,无印良品的月内销售额较2019年3月时同比下降14.6%。同店客流量与客单价亦较上年同期出现下降,降幅分别为1.8%与7.8%,几项数据均为自2011年度来最大跌幅。 

 无印良品海外厮杀之路,从亏损11年到营收增长5倍

 
无印良品也曾乘风破浪,经历过高光时刻。无印良品的出海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前11年甚至是连续亏损,直到2001年松井忠三担任会长后,才逐渐摸索出了海外开店的方法论。
 
1980年,无印良品作为日本西友超市的自有品牌诞生,作为日本平价家居零售品牌,无印良品主打便宜、品质的衣食住产品。
 
1989年,无印良品正式注册公司,次年从西友手中取得所有的经营权,与西友脱离,开启连锁化复制扩张道路。
 
1991年,无印良品就开始了海外扩张之路,到现在28年时间,成功把门店开到了全球27个国家。
 
 
1991年,无印良品第一家海外店在伦敦开业,同年在香港开设一家店铺。两家店一个是欧美市场的起点,一个是亚洲海外市场的起点。
 
1999年,开设八间店铺,2000年开设七间店铺的快节奏。这段时间,无印良品还是没有一套完整的开店体系,导致开得多,关得也多。
 
松井忠三总结,出海的前十一年连续亏损,主要原因是毫无计划性,只知道乱开新店铺。但即便如此,无印良品还是没有停止海外探索,一个主要原因是:无印良品在国内(日本)的业绩很好。松井忠三回忆,在金融危机前后,无印良品在日本国内的营业额超过一千亿日元,利润超过了一百三十亿日元。
 
2001年,无印良品海外门店的管理问题日益严重,亏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38亿日元时,公司才开始改革,松井忠三临危受命,正式成为会长。
 
2005年,无印良品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进入中国市场。
 
2013年之后,无印良品海外业务进入腾飞期。在2013年,海外事业部的营收为284亿日元。
 
2017年,无印良品各类型门店共开出了474家,首次超过了日本本土的门店数量。在无印良品2017财年的3800亿日元营收中,海外店铺贡献了38%。无印良品计划在2020年达到5000亿日元营收,海外门店贡献42%。
 
2018年年底,无印良品在中国大陆地区已有256家门店,约占无印良品海外门店数的五成。
 
 
2019年2月28日,无印良品在中国内地的门店数量达到256家,中国也是其在海外的最大市场。出于对中国市场消费潜力的看好,2019年12月,无印良品在其官网宣布将在中国开启家装业务(室内装饰)。

 疫情之下全球企业涌现破产潮

 
在疫情之下,各个品牌都受到了严峻的影响,维多利亚的秘密、美国服饰品牌 J.Crew、村上隆旗下艺术团队 Kaikai Kiki 及 Brooks Brothers 等品牌接二连三宣布倒闭破产,Topshop、H&M 与 Zara 也关闭全球多家店铺,期望可以赶紧度过这场生存危机,尽管目前疫情稍缓,但这段日子对于品牌所造成的损失依旧难以计数。
 
今年7月1日,必胜客美国最大经销商申请破产NPC International Inc.,拥有全美1200多家店,该公司是美国最大的餐厅加盟商之一。
 
6月24日,美国保健食品大厂健安喜(GNC)于今日向德拉瓦州法院申请破产保护,计划出售公司并关闭所有门市。
 
6月9日,受经营不善和疫情等因素影响,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著名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的英国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800多个工作岗位面临危险。
 
5月23日,美国租车巨头赫兹全球控股公司申请破产。该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共有56.8万辆汽车和1.24万个公司和特许经营网点。
 
5月17日,美国118年历史的老牌百货公司JC Penney正式提出破产申请。
 
2020年第一季度,拉夏贝尔实现营收10.02亿元,同比下降57.75%,而在此前,拉夏贝尔已经经历了连续两年的业绩颓势。
 
2019年大规模关店清仓,全年关闭约4400家门店,品牌数量多、运营难度大、主业盈利难、海外收购失败、违约、负债等资金压力让拉夏贝尔陷入退市预警。
 
无独有偶,美国快时尚巨头GAP因疫情暂时关闭了全球范围内大多数门店,虽然还有20%的线上收入,但在疫情时期,多数消费者并没有购买欲望。大范围关店、线上转型遇阻、收入停滞,GAP遭遇致命打击。
 
H&M、Zara的境况也同样不乐观。受疫情影响,今年3月,H&M销售额下降46%,关闭了3778家门店。Zara发布的2019年度报告也显示,该集团全球50%的店暂时关闭。
 
目前,开业恢复运营和申请破产保护成为全球零售业在疫情中的两条主线,但后者所占的比重明显要大于前者。
 
来源:设计癖
分享到:

声明:国际文仪网(www.ios.com.cn)原创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Rickey

本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如转载作品侵犯作者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本网会加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