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岱姝:画的就是无字绘本

为了画《树叶的故事》,马岱姝辞掉了本来就不太繁重的大学教职。问她为什么,她说工作虽然不忙,但也还是要备课要处理杂务,没有办法完全投入创作。

  1984年出生于成都。留学英国多年,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获设计学硕士学位,目前定居在巴塞罗那。曾为多本中、英文杂志和文学图书创作封面和插画,获企鹅中国公司举办的图书封面设计大赛第一名。其绘本作品《树叶》由九久读书人出版,该书插图荣获第八届英国切尔滕纳姆年度插画奖。

  思南公馆。

  两个中年阿姨走进《树叶的故事》原作展的展厅,一个说:“马岱妹。”另一个说:“不对,马岱珠。”马岱姝在一旁听到干瞪眼,恨不能冲到面前去纠正她们:“是姝!姝!”

  为了画《树叶的故事》,马岱姝辞掉了本来就不太繁重的大学教职。问她为什么,她说工作虽然不忙,但也还是要备课要处理杂务,没有办法完全投入创作。“几天不画,思路会断,手感也不对了。”两年中,她几乎每天都画七八个小时,终于完成了心中萦绕已久的故事。

  她爱用一种奥地利手工作坊特制的油性铅笔,特别顺手。两年下来,不知用掉了多少卡纸多少铅笔。画心里的故事,是不计成本的。这是一本无字绘本。画家全靠形象来思考,构思的时候,脑海中出现的就全是画面。情绪、感觉、意境都在画中人的神情、动作里了,无需文字点缀。

  马岱姝在一家IT公司上过班,每日坐在小隔间里做着螺丝钉一样的事情,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工作到底有没有价值。她爱观察城市里的日常生活场景,总想画一个移民来到城市的故事。在老挝街头,她无意间拍到一个马路边的少年,这张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普通到模糊了种族、肤色的差异,他可能是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里的移民。她立刻决定让他成为《树叶的故事》的主人公,一个从乡村来到城市里打工的青年。故事里还有一个开了间树叶博物馆的女孩,是她自己。为了琢磨人物的内心,她得经常对着镜子做各种表情进行自拍模拟。男主人公的动作和表情得让老公帮忙,不能太收敛,也不能太夸张。

  马岱姝现居巴塞罗那,和先生有一间设计工作室,叫“猴子和外星人”。“我老公是猴子,我是外星人。”其实这个名字的正经意思是想说我们的根源既是猴子,又是外星人,都是宇宙循环的尘埃。

  手捧两年心血化成的绘本,她一边摩挲一边说:“这个故事可以看很多遍哦,每次看都会看到新东西。”画家和作家很像,都爱在作品中藏些只有自己和亲近的人才懂的梗,《树叶》里的那些路人在现实中可不是路人,谁看谁知道。

  十问Q&A

  一、你已经创作出了多少作品?

  《树叶》是我的第一部绘本,故事和插图都是我创作的。当时我停止了其他的所有工作,全身心地投入绘本创作中,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完成了这个由五百多幅插图组成的故事。在创作《树叶》之前,我给英国和中国的杂志及书籍创作插图和封面。我还跟我的伴侣做过一个设计工作室,叫alien and monkey, 做一些跨界的设计,包括产品设计。我们很喜欢的是“沙筑系列”,用来自西班牙北部海滩的天然沙塑形做礼物盒,做灯,这些设计虽然听起来天马行空,很好玩,但研发过程犹如科学开发般严谨,每一种沙的配比、色彩、硬度都经过很多次的实验和测试。这样的工作有非常理性的一面,对我的插画创作也有很大帮助。

  二、谁是对你创作影响最深的艺术家?

  在绘本方面对我有影响的艺术家很多,从十八世纪的英国画家William Hogarth, 到如今的Chris van Allsburg, Joe Sacco, Chris Ware, Shaun Tan(陈志勇)等等。我记得在伦敦的Sir John Soane's Museum看到Hogarth画的A Rake's Progress, 那是连环叙事的早期经典,博物馆员把大幅油画一幅幅推开,故事也一幕幕展开,像在看一出无声的戏剧。我从十几岁开始在英国接触了成人绘本,就非常喜欢,尤其是它在叙事方式上的尝试和突破深深地吸引我。Joe Sacco来自中东的战地报道,Chris Ware对故事蓝图像建筑师一般的构建, 陈志勇充满力量与情感的无字绘本, 都向我展示了绘本这个媒介无穷无尽的可能性,也激发我自己的创作。

  三、谁是你最喜欢的艺术家?

  在绘画方面我很喜欢Lucian Freud,特别是他的铅笔画,粉彩画和线稿。我曾经在伦敦的Tate Britain美术馆上过班,那里藏有很多弗洛伊德的画稿,会不定期地展出。我看到他的素描、线稿和粉彩后才明白他的天才,他画的人都有一双偏执的眼睛,跟他的目光一样独特与强烈。

  四、自己的作品当中,最满意的是什么?

  《树叶》是我现阶段作品的代表,也是我在绘本创作路上的一个起点。另外一套自己很期待的作品,是我为即将出版的法国作家丹尼尔·佩纳克的经典儿童文学作品《狼的眼睛》配的插图。

  五、最喜欢的创作题材是什么?

  我喜欢看书,所以喜欢的创作题材非常广泛,可以是诗歌、童话寓言、科幻之类天马行空、有巨大的视觉想象空间的故事,也很喜欢自然科学和经典文学。尤其是创作有连贯和复杂情节的故事插图,故事是灵魂,能够让我沉浸其中并与之并肩同行一段路的故事就是最好的插画题材。

  六、一般喜欢用什么样的材料和工具来创作?

  喜欢尝试不同的风格和材料,曾经做过木版画,水彩,钢笔,蜡笔,粉彩等等,我觉得最符合故事的媒介就是最好的。我很喜欢木版画,例如给赛普尔维达的书《读爱情故事的老人》创作的封面和为英国独立杂志Lost in London创作的木版插画,在深夜灯光下一刀一刀手工制版的过程让内心专注并充满力量,希望以后能够有更多机会去学习和钻研版画。

  七、每天会花多少时间在创作上?

  在创作《树叶》的七百多天里,大部分时间是在每天七八个小时伏案画画中度过的。我喜欢就着自然光画画,所以基本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平时如果没有一个固定的框架,我并不是每天都画,想的时候会比较多,一旦想法成熟,画起来会不分昼夜。

  八、接下来有什么样的创作计划?

  现在感觉充满了创作的新动力,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希望能为各种不同题材的作品创作插画,希望能跳离之前两年建立起来的模式,做一些新鲜的东西。同时也为下一个绘本积蓄能量,让脑子里已经发芽的故事长大一些,在合适的时候开花结果。

  九、除了插图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兴趣和爱好吗?

  画画之余也就读书,看电影,听听音乐,有多余的时间更喜欢走出去,爬山,游泳,喝酒聊天,见识自然和人情。

  十、最想为哪部文学名著画插图?

  太多了!一定要选的话,目前想画H.G.Wells和D.H.Lawrence的短篇小说,Philip Pullman的《暗物质》三部曲。

分享到:

声明:国际文仪网(www.ios.com.cn)原创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本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如转载作品侵犯作者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本网会加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