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宝龙CEO朗博杰:不会盲目追赶潮流,遵循真正有价值的设计

今年,从桂纶镁到林丹,两位万宝龙中国区品牌大使的出现,令万宝龙这个历史悠久的书写工具奢侈品牌传递出某些鲜明的信号。两位品牌大使身上无一例外地具备一些特质:他们都是各自领域内屡获桂冠的佼佼者,他们从未停止对自我的挑战,始终在寻找更高远的未来。

  2月3日,万宝龙(MontBlanc)“礼赞大班,诠释经典”中国巡展在北京东方广场隆重揭幕。“羽坛霸主”林丹为万宝龙拍摄的全新广告大片高悬于商场一层与底楼的挑空处,被这巨幅广告吸引而来的人们驻足在展览门外,眼尖的女孩发现了正在展厅内端详万宝龙腕表的林丹,唤来自己的伙伴,很快,周围聚集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将并不大的展厅围得水泄不通。

  某种程度上,这种效果正是万宝龙CEO朗博杰(Jerome Lambert)想看到的。

  这一天,随着万宝龙“礼赞大班,诠释经典”中国巡展的开幕,朗博杰也面向中国媒体荣耀地宣布林丹出任万宝龙中国区品牌大使。31岁的林丹曾缔造出羽坛双圈大满贯的傲人成绩,并不断挑战自我极限,这种永不止步、不随波逐流的精神,恰与万宝龙百年来所坚持的核心价值、品牌精神相吻合。

  当朗博杰与林丹一同出现在开幕式现场时,你或许会想起,就在几个月前,这位万宝龙新任掌门人在上海出席“传世丰采,,恒久随行”经典传承展时,身旁站的是光彩照人的影后桂纶镁,当天,他也宣布了桂纶镁担任万宝龙中国区品牌大使的身份。

  今年,从桂纶镁到林丹,两位万宝龙中国区品牌大使的出现,令万宝龙这个历史悠久的书写工具奢侈品牌传递出某些鲜明的信号。两位品牌大使身上无一例外地具备一些特质:他们都是各自领域内屡获桂冠的佼佼者,他们从未停止对自我的挑战,始终在寻找更高远的未来。朗博杰相信,这两位品牌大使的出场,将让万宝龙传递出年轻与活力。

  事实上,朗博杰自己也是一位锐意进取的人。2013年7月1日,为积家效力了12年的他,搬离瑞士,前往德国汉堡——在这里,他几乎是重头开始,进入万宝龙这个庞大的家族。

  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朗博杰承认,在积家的12年,他已经做得得心应手,“所有人都认识你,你只需要按照习惯来工作,就可以很好地沟通”。但他仍然渴望挑战自己。从瑞士到德国,看起来并不遥远,但对朗博杰来说,改变不但是距离上的,也是文化差异,就连自己过去的决策经验和工作习惯都需要重组。万宝龙拥有更多业务范畴和更庞杂的人员管理,这一切对朗博杰而言既有挑战又很新奇,“万宝龙是一份非凡的遗产,我们面对的是数量惊人的消费者,所以我们必须将这些无缝衔接起来。”

  上任一年多,朗博杰用他的节奏和方式让人看到万宝龙的变化——万宝龙今年推出全新的宝曦女性系列,显示品牌对女性市场的侧重。同时与三星跨界合作发布多款手写笔,价格从350美元到1200美元不等。这些手写笔不仅能在Galaxy Note 4的显示屏上书写,还附带签字笔笔芯,可在普通纸张上书写。此外,万宝龙还推出多款高端Galaxy Note 4保护套,它们内置数字ID芯片、可连接到Note 4并提供特殊的app。

  “这将是万宝龙未来发展的趋势。” 朗博杰相信,科技将是未来万宝龙注重的方向。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书写工具奢侈品牌,既要维持其悠久传统、价值观与品牌血脉,更要与这个时代贴近,满足更多元的消费群体需求。

  第一财经日报:一年多以前,当你从瑞士汝山谷搬往德国汉堡时,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朗博杰:瑞士与德国是两个接壤的国家,从我所住的日内瓦到德国汉堡相距也不远,只有1000公里,但这两个地方的文化差异是很大的。从地理上,日内瓦靠近法国和意大利,而汉堡位于德国的北部,哪怕跟德国南部相比,文化上都有一些差异。所以,我相当于是从一个法语文化的世界搬到了德国最北端。在那里,人们很讲究做事的流程,德国人做事之前一定会进行研究与论证,这是德国文化给我感触最深的一点。

  日报:从接任万宝龙掌门人至今,你认为自己在新岗位上的磨合程度如何,你多大程度上实现了自己的想法?

  朗博杰:到了德国,我的确做了很多规划。长远的计划是,我们要把万宝龙做成男性奢侈品品牌的领军者。我的使命是,既要保留万宝龙一百多年的历史,也要为万宝龙带来一些创新。我们要不断满足消费者的好奇心,希望不断提高期望值,这样的挑战能让我们更具活力和能量。

  从万宝龙今年的代言人,就能看到我们期望带给人们一个全新的概念。我们邀请国际巨星休•杰克曼担任全球品牌代言人,邀请桂纶镁担任万宝龙中国区品牌大使,现在又将体坛名将林丹纳入万宝龙家族。我希望这些代言人能传递出一个信息,万宝龙是历史悠久的德国品牌,它正重新焕发生机。为万宝龙带来一些新的生命力,是我最主要的使命。

  今年我们建立了一个沟通的平台,也开设了网上商城,中国、日本、美国都可以通过网络购买,这些都为万宝龙带来了巨大的生机。

  万宝龙Meisterstuck大班系列墨水笔产品已经有90年历史,也是我们销量非常好的一款产品。今年,我们在大班系列90周年之际做了更多创新,采用玫瑰金材质的笔咀,用手工抛光打磨的方式做了镂空设计。在限量版的设计上,我们采用实金笔咀,上面雕刻繁复的图案,体现万宝龙一贯对细节的考究和专注。

  日报:过去你在积家拥有12年的宝贵经验。与积家不同,万宝龙的业务范围更为广泛,在书写工具之外,还大力开发腕表、皮革和珠宝。这对你来说意味着挑战吗?你怎么定义万宝龙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奢侈品牌?

  朗博杰:确实,万宝龙的公司规模远比积家庞大,管理的人数也更多。所以我需要调整自我定位,改善管理策略。我以前所在的积家是追求传统工艺的腕表品牌,这个对现在的万宝龙来说,也是一样的。

  积家和万宝龙都是奢侈品品牌,在腕表这个领域都属于同行。但是,如同你所说的,万宝龙与其他品牌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的业务范围更为广泛,还有皮革制品和书写工具。积家只集中于腕表,以产品为导向,而万宝龙要在书写工具、腕表、皮革和珠宝等领域与消费者之间架起桥梁。每个人都喜欢用万宝龙的钢笔来书写,它提供了一种无以伦比的奢华感。万宝龙是一个了不起的名字,在全世界拥有了不起的声誉。

  日报:当你站在万宝龙的百年历史来做创新、开拓更多可能性时,哪些传统是你要坚守的?

  朗博杰:万宝龙有三个方面是不能改变的:第一是追求科技与工艺的完美,这是品牌始终在坚持的;第二是质量与品质,万宝龙始终要追求最高的品质;第三是万宝龙的价值,无论万宝龙是在瑞士生产腕表、在意大利生产皮具,或是在德国制作墨水笔产品,这个德国品牌的核心价值是不可改变的。

  在万宝龙各个领域的设计中,我们不会盲目地追赶潮流,一些所谓的时尚风潮只能留存两三年,但真正有价值的设计才是恒久流传的。这是万宝龙的核心价值,也是我们在不同产品的设计中始终遵循的。

   日报: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书写工具品牌,万宝龙的品牌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但对“90后”甚至更年轻的未来消费群体而言,他们的成长过程中都习惯了电脑、手机、kindle等电子设备,你期望未来的年轻一代如何看待万宝龙,你将如何与未来的年轻一代建立紧密的联系?

  朗博杰:说到年轻人,我希望用我们全新的代言人、用万宝龙新的有创意的系列产品让年轻人意识到,万宝龙的产品也是他们所欣赏的。我们希望跟年轻一代之间架起一座桥梁,用一些创新的、具有高科技技术含量的新品,与年轻消费者之间产生更多关联性。

  书写的传统与必要性哪怕在“90后”身上也是存在的。你要知道,如果我们要获知三四千年前的知识,一定是从书本上而来,并且通过书写的方式来研究学习。我们对过去有崇拜,对未来也该有憧憬,未来的年轻人需要既保留历史,也追求未来。

  怎么让年轻人依然对万宝龙保持好奇和欣赏?我认为要去适应他们。年轻人习惯在电子产品的世界生存,所以万宝龙今年与三星共同发布触控笔科技,让人们在Galaxy Note 4上也能感受到万宝龙经典的设计风格。我们还有可下载很多软件的手机套,这些都是万宝龙与年轻一代的沟通方式。

  日报:这只是一次应景的合作,还是未来万宝龙创新的方向?

  朗博杰:这不是一次单纯的合作,它只是一次开始。未来我们会跟更多的公司与机构合作,研发更多万宝龙的科技产品。这将是万宝龙未来发展的趋势。

   日报:1998年你第一次来中国时,是以积家CFO的身份,你认为这些年中国商业市场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朗博杰:无论我来过中国多少次,永远也不能说我了解了这个市场。中国是一个非常复杂、变化很大的市场。五年前的中国与现在就有很大的差异,而且区域与区域之间、不同年龄消费者之间也存在许多差异,如今女性消费者也成为万宝龙看重的一大市场。我没法说我了解中国,我必须不断跟着这个市场去变换你的策略和战略。

  日报:你曾说,“万宝龙的逻辑是用不同类型的产品去满足用户一天的商务需求”,能否设想一下,一位商务男士一天之中的哪些场合将会用到万宝龙?

   朗博杰:我身上的腕表、皮带都是万宝龙的,还有皮包,但我今天没带在身边。平时我每天都带一支传统墨水笔在身上,随时会在纸上写一些东西。如果像这个星期,我出差到中国,离开了办公室,就会换一支触屏笔。万宝龙新出的这款墨水笔,能更换两种笔芯,用传统笔芯可在纸张上书写,更换触屏笔之后,就能在iphone、ipad等电子屏上使用。当我带着ipad出差时,用万宝龙的触屏笔就能随时修改PPT、发邮件,这会让你的生活更加简便和愉悦。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吴丹)

分享到:

声明:国际文仪网(www.ios.com.cn)原创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本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如转载作品侵犯作者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本网会加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