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分论坛:原外经贸部副部长谈中国制笔企业与亚洲文化

4月10日,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年会博鳌夜话系列活动之“亚洲文化与企业发展新动力”在海南省博鳌举行。其中中国原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谈到中国制笔企业与亚洲文化。

  以下为中国原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博鳌分论坛发言实录。

  龙永图:提出什么叫亚洲文化,这本身命题就不太对。但是如果我们看一下英文,我看倒没有什么错误,亚洲各种多元化的文化,我们不应该问什么是亚洲文化,我们最好问多元化各民族的亚洲文化有哪些共同点,这样我们的讨论就会变得非常的积极,变得非常的有意义。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强调亚洲文化多元化的同时,我们也要寻求亚洲文化的一些共同点。云找这种共同点对我们推动整个亚洲经济一体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我们的企业家们,我们经济学家们总会从不同文化得到一些启示,凝聚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凝聚企业之间的合作。我们在强调亚洲各民族文化不同前提下,具有非常多元化特点的前提下,我觉得我们今天讨论是不是寻求一下这种多元化文化之间有哪些共通点,这些共通点有那些积极因素可以促进亚洲一体化的进程和促进亚洲企业的合作,这样我们的讨论就非常适合我们整个博鳌亚洲论坛今天谈的问题。比如我们在寻求整个经济发展新的动力,我就觉得我们亚洲文化当中一些共同点,比如相互包容,刚才斯里兰卡部长已经讲了,这就是一个共同点,这种包容性使得我们在整个区域一体化竞争当中容纳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容纳不同的经济发展模式,不同的经济增长方式,这种多元、包容的精神对我们今天讨论亚洲经济一体化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李克强总理在讲到当前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同时,也提到了哪怕对以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战略合作协议,我们也是持开放态度,而且我们乐观其成,希望他成功,这就是我们亚种文化包容开放的特点决定了我们没有什么排斥,哪怕不属于我们,甚至有些人觉得对我们是威胁的这样一种区域经济安排。我觉得我们今天可以很好地讨论一下多元化的亚洲文化当中有哪些共同特点,这些共同特点有哪些积极因素。

  实际上我觉得谈到欧洲经济一体化的时候,好像有的人认为因为欧洲的文化不是那么多元,所以他在经济一体化进程当中走的比较快。实际上欧洲的文化也是非常多元的。我觉得关于经济一体化的问题,我们还是要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可以保留自己文化的特点,这一点哪怕在WTO规则里面,如果是一个国家为了保持自己文化的独特性的话,他甚至可以无视WTO某些规则,他可以用文化例外的条款,就像你可以利用国家安全条款一样,来使你免予遵守世界贸易某些规则,所以文化在WTO整个国际规则体系当中还是很受尊重的。但是这并不能使我们对全球的规则采取一种无视的态度。中国有一句话叫做发展是第一要务,就是在一个很贫穷的地方如果仅仅谈文化独特性,而不谈经济的发展,这种文化独特性不会具有很多现实意义,不可能对他的人民带来真正的实际的利益。还是要在尊重文化独特性的同时要发展经济。这样才使文化的独特性能够使得整个经济的发展来给他自己的人民带来实际的利益。我们并不能采取一种两亩三分地,始终采取一种原始农耕文化的做法来保留我们的文化特点,我觉得这种保留是一种消极的保留,而不是一种积极的保留,我认为只有在发展过程中才能同时发展自己的文化。这是一种积极的态度。另外从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合作也好,经济合作高层阶段叫做一体化,我觉得应该把两个概念分开,一个叫做经济合作,还有一个高层次、高阶段的经济合作,互相之间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经济上契约式的合作,这个过程中势必产生文化的交融。刚才讲了国与国之间保持自己文化的同时,要进行文化的交融。在交融过程中,经济合作、经济一体化会起到推动作用。

  刚才主持人提到欧洲一体化过程当中,归功于欧洲文化的相同。实际上我觉得倒是欧洲经济一体化推动了欧洲文化的融合,使欧洲文化在更高层次上得到发展。我们亚洲经济现在处于比较低的发展阶段,我们首先尊重不同国家的不同发展阶段,然后在尊重各个国家不同发展阶段的同时来开展经济合作,开展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在这样的进程当中使得大家能够共同富裕、共同发展,而且在共同富裕、共同发展过程中,使我们文化也得到交融,使我们文化当中的精华部分能够融合在一起,我们不能不承认在每个国家文化当中都有精华和糟粕,不能说一个国家文化全是精华,或者另一个国家的文化全是糟粕,我觉得还是保留精华,去除糟粕,整个经济文化进程,把各种文化深化成各种文化能代表精华的亚洲文化。

  我参观过中国一个铅笔厂,他们做的铅笔和圆珠笔占了全世界很大市场份额,他们制造的铅笔上也画了很多中国文化的一些元素,有很多典型的代表中国文化的东西,比如熊猫等等。外国孩子用笔的时候,很自然就了解了一下中国的文化。我一直在想,当然我们要大力推动中国文化产品的出口,这是非常直接的。但是如果我们在中国制成品出口当中更多的加入中国文化,印度、斯里兰卡也出口很多制成品,在他们制成品也可以包含很多自己的文化元素,这样就使制成品里面充满一些文化元素,使我们文化产品的出口或者交流不仅仅局限在电影、书籍、音像制品,当然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我并不否认这个重要性。这是我第一个想法。我还有一个评论,我非常赞成斯里兰卡教育部长讲的,就是我们在培养人才的要加强对职业人才的培养,这是非常重要的。我曾经和德国、日本经济学家讨论过,为什么德国和日本的制造业几十年常盛不衰,归根到底占领全球制造业制高点的还是德国和日本,我问他们原因是什么,他们说不仅有第一流设计人才、工程师,还有第一流蓝领工人,他们就把最具有创意的蓝图真正变成一个产品,这是需要一流的蓝领工人,这就是我们需要加强职业教育的工作,才能使得我们中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制成品能够增强全球竞争能力。斯里兰卡教育部长讲到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中国出现大学生找工作难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结构的问题,我们偏偏让大学生去做那些不需要大学教育的工作,他不会安心工作。所以我们教育结构的问题都需要得到改善。所以我非常赞成斯里兰卡教育部长讲的这一点,这是很符合发展中国家的国情,这也是我们中国需要这样做的。

分享到:

声明:国际文仪网(www.ios.com.cn)原创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本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如转载作品侵犯作者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本网会加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