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为什么得懂点儿艺术?

对于生意场上的人来说,艺术家们就是一群自命不凡的疯子。而实际上,艺术与商业其实完全不冲突,许多伟大的艺术家其实同时也是出色的企业家。
对于生意场上的人来说,艺术家们就是一群自命不凡的疯子。

老总们也许在会议室的墙上贴几张现代的涂鸦;他们可能一起去歌剧院看戏寻开心;对老婆的那些穷困潦倒、胡子拉渣的艺人朋友,他们甚至可以予以经济支持。但是,他们很少会把艺术作为灵感的源泉和动力。
 
这种对艺术的偏见其实常常在念商学院时就埋下了种子。在学校里,那些“硬性”的东西才是王道,比如数据和个案研究等等。而且这种观念在日常的商业生活中不断被强化。老总们时常提醒员工,如果你从中得不到可量化的收益,那它就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季度业绩才能影响股市,其余的都是虚的。
 
管理者们的阅读习惯,也反应出他们不尚空谈的态度。很少商业人士会深入地阅读有关艺术的书籍。也许对他们而言,唐纳德•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和孙武的《孙子兵法》都毫无意义。商业书籍一般很容易大卖,因为通俗易懂、实用性强,广受管理者青睐,比如韦斯•罗伯特的《阿蒂拉的领导诀窍》和罗伯•亚当斯的《商业的真实规则》等。
 
而实际上,纵观历史,商业创新的学问,无不向艺术问道。
 
乔布斯对美学的痴迷,让苹果领航单键时代;

 

马斯克将外形优美作为特斯拉设计的首要原则;
 
 
无印良品坚守“空”和“自然”的简朴之美,让产品成为不为时间所制之物!

 

马云也曾在演讲中强调,不学艺术,孩子30年后将找不到工作!
 
艺术与商业其实完全不冲突。许多伟大的艺术家其实同时也是出色的企业家。丁托列托(16世纪意大利威尼斯画派著名代表画家。)改变了绘画的方法(他比其他艺术家绘画速度更快,并且涉猎广泛,画壁画、家具还有肖像画)。如此一来,便迅速发展了大批新的顾客群,不单是贵族,平民也开始负担得起欣赏艺术的费用。这也大大颠覆了当时提香权威下的威尼斯画派。
 
丁托列托壁画作品:

 
面包和鱼的奇迹
 
出生于1965年的英国画家达明•赫斯特,是“英国年轻艺术家”(Young British Artists)的领军人物,2010年财富排行榜估算他身家约为2.15亿英镑,他是当代艺术世界的标杆,42岁便成为当今世界最富有的艺术家。

 
 
赫斯特的作品《春天摇篮曲》(Lullaby Spring) 在2007年以一千九百二十万美金的价格被拍下,打破了当时在世艺术家的作品拍卖纪录,成为在世身价最高的艺术家。

 
春天的摇篮曲
 
2007年6月,赫斯特的作品《春天摇篮曲》(Lullaby Spring)以一千九百二十万美金的价格被拍下,打破了在世艺术家的作品拍卖纪录,成为在世身家最高的艺术家。《春天摇篮曲》是赫斯2002年的创作之一,作品是一个三米宽的不锈钢钢柜,里面装有6136颗手制的并且每颗都被涂饰过的药丸。其买主为一名未透露姓名的私人收藏家。
 
2008年9月15-16日,为期两天的赫斯特作品拍卖专场“美永驻我颅中”(Beautiful Inside My Head Forever),打破了苏富比有史以来单个艺术家的拍卖纪录。在世当代艺术家作品最高拍卖成绩诞生——218件作品的成交价为2,7亿美元。这由英国艺术家达明·赫斯特创造。
 
当时,赫斯特首开历史先河,用卡车把最新创作一起拉到拍卖行交易,甚至有些作品还没有来得及晾干,众多画廊都对赫斯特表示不不满(这不明摆着抢饭碗嘛!)。知名高古轩画廊总裁拉里当即表态:“这种行为是在愚弄收藏家,赫斯特究竟要做什么?我们完全可以按照传统的模式经营艺术品。”  
 
事实总是让人难以置信,在24小时内,价格不菲的223件赫斯特先生的作品便被一扫而空,作品成交率高达97%。39%的买家是第一次购买当代艺术品,他们中有24%是苏富比的新客户。
 
赫斯特当即被誉为有才华的艺术家兼聪明的商人。

来看看他的作品:

 
献给上帝之爱

2007年5月,赫斯特的展览“信仰之上”(Beyond Belief)在白立方体画廊举行。展览的中心是一个名为《献给上帝之爱》(For the Love of God)的白金钻石骷髅,据说这件作品的灵感来源于赫斯特母亲的一句话:“看在上帝之爱的份上,你接下来又要干嘛了?” 
 
一千年

1990年,赫斯特和他的两位朋友和策划了两个“仓库”展:“现代药物”和“赌徒”。展览地点是Bermondsey的一家老饼干厂,查理斯。萨奇坐着他的劳斯莱斯参观了第二个展览,被赫斯特的作品《一千年》(A Thousand Years)弄得目瞪口呆,他后来买下这件作品,成为赫斯特早期创作的主要赞助人。

《一千年》爬满蛆的腐烂牛头,影射了所有生命的循环过程。《一千年》吸收了培根创作中的内脏画面,是培根绘画的“立体版”。
 
母子分离

1993年,赫斯特第一次参加国际展览“威尼斯双年展”的开放展,他在威尼斯展出的作品是《母子分离》(Mother and Child Divided) ,一对母牛和小牛各自被切开放置在不同的装有福尔马林的容器内。1995年,凭借此作品,赫斯特荣获了特纳奖。这是英国当代艺术界最高的荣誉,他感言道:一个扭曲的想法和一把链锯,居然给他带来了最高奖励。
 
其实,研究艺术使商人们能更好的表述。许多管理者大部分时间浪费在如何清楚地表达和传递信息上,却很少有人表达完整。只要他们肯花半个小时看看乔治•奥威尔的《我为什么写作》,就不至于如此言尽词穷。

世界上许多著名企业就胜在会企业文化上,而不是别的方面。万宝路和杰克丹尼就是这方面的先驱;而冰激淋制造商Ben&Jerry用非主流文化包装自己。然而商业学校却依旧只关注怎么样生产和定位产品,而不是赋予产品文化内涵。
 
研究艺术,还能够帮助企业管理好那些桀骜不驯的“聪明人”。伦敦商学院的罗伯•戈夫和加雷斯•琼斯指出,当今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公司里到处是这种“聪明人”,他们是很难管理的。对他们来说,管理者是一群华而不实的笨蛋,因而不愿听从他们的安排,甚至拒绝提交业绩评估。一句话,他们才是主角!

数千年来,管理艺术的经验积累足以告诉我们如何管理这样桀骜的员工。出版商如何从不愠不火的作者手中拿到初稿;导演如何劝说女演员与她痛恨的男演员接吻——他们的经验都是值得借鉴的。
 
研究艺术甚至能带来更大的惊喜——不断提升企业创新力。企业从世界各个角落不断搜集新创意(比如宝洁公司利用群众外包的发放从普通群众中搜集创意)。他们也不断鼓励员工大胆创新,不要畏手畏脚(当然,银行排除在外)。在他们寻求创新的过程中,他们肯定会从有创新力的行业中有所收获。比如,现代画家如何应对摄影艺术的诞生,若不是他们的创新早就被相机代替了;再比如威廉•戈尔丁(《蝇王》的作者)和罗琳(《哈里•波特》的作者)是如何在出版商一次次的回绝中不断的改造。
 
当然了,艺术对商业的渗透也要适可而止。麦当娜艺术上十分成功,但却不会成为组织创新的先驱;尽管老板们没有深入发掘、剖析艺术,但他们依旧创造了不少财富。
 
但是,如果商界精英们能够认真看待艺术,那么艺术也会更加有效地帮助商业。在当今,艺术更可谓全球精英人士的标配素养。

 
来源: YQ中信出版集团
分享到:

声明:国际文仪网(www.ios.com.cn)原创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Laiemon

本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如转载作品侵犯作者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本网会加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