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信徒:逗哈机车如何驾驭匠心精神与安全驾驶体验

师法华为,打造“匠心、狼性、酷”的逗哈精神。逗哈机车的诗和远方:安全驾驶与新出行。有一个数据或许是李官德口中匠心精神的好注脚:逗哈科技iTank完全自主研发,研发经费高达2000万,专利有17项。
品质升级,产品和服务双轮驱动的制造业2025需要的是认真做产品的人不是做情怀的人,传统制造业的人更有优势。
2016年4月19日,下午,北京中国电影导演中心,——“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最核心的东西是企业家要去除浮躁的心,真正把原先粗放型的发展、模仿的心态要去掉,就是不要急功近利”,逗哈科技创始人李官德在回答有关如何理解中国创造的内涵时这样回答。
 
师法华为,打造“匠心、狼性、酷”的逗哈精神

制造业是下一个十年的大风口,甚至是下一个二十年的风口。
 
但是在如何制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具有国际品质的产品上,产业却鲜有共识,都在探索,不过有一个新的中国制造共识正在迅速形成,那就是在企业文化精神上向华为学习,正在成为一批中国企业家的新践行。
 
任正非曾说:资源是有限的,唯有文化生生不息。
 
逗哈科技创始人李官德对此笃信不疑,“我们要向华为学习,学习华为的狼性文化和对产品的匠心理念”李官德对笔者说,“匠心、狼性、酷”——这是李官德希望赋予逗哈科技的文化标签,他希望“以创新为动力,以匠心为传承,以爱心为责任,将产品做到极致”。
 
华为精神的内涵之一是以客户为本。在我们这个充满浮躁和崇尚成功哲学的商业环境中,通过产品立司、工匠文化、科学家精神,以持续的专注和高密度的资源投入为客户创造有价值的产品。
 
这是李官德希望赋予逗哈科技的内涵之一:匠心。
 
何谓匠心?——爱、专注、执念。
 
匠心精神的第一个内涵是爱,企业家、员工只有真正的热爱自己的事业、热爱自己的工作才能产生原生的、持续不断的动力。李官德从19岁开始,持续的在机车行业摸爬滚打,始终没有放弃,不断的涅磐重生,是对这个行业的爱在支撑他。
 
所谓匠心精神,是企业家和企业能够专注自己的产品,专注眼前的每一件事,而不是外界左右。李官德说,他理解的中国创造首先就需要企业家去除山寨、模仿浮躁的心态。
 
匠心精神的另一个层面是笃信专注产生力量,也会带来无穷的魅力,而且专注就是快,是一种正确的商业经营哲学。比如华为从1991年开始成立ASIC设计中心,足足等了22年,麒麟910才开始规模商用。这既是匠心精神的极好诠释,看似漫长的22年为华为贡献的持久的护城河级别的核心竞争力。
 
匠心精神更离不开执念,坚信价值的力量执着于高价值的产品和服务,让为客户而生成为放不下的“我执”。
 
狼性,是李官德希望逗哈科技向华为学习的第二个精神。
 
何谓狼性?——团队、创新、危机意识。
李官德说,狼是一种高度协同团队作战的动物,师从自然法则,能不断的通过创新和协作适应环境的变化。他希望自己的团队成为能征善战的团队,每一个人都有狼性。
 
狼性文化中,“创新精神和顽强的拼搏精神”是另一个核心内涵。iTank机车产品的诞生本身就是逗哈科技适应中国出行环境而创新的产品,也是李官德初心不改历经多次磨难之后的产品。
 
在狼性文化中,奉行自然界优胜劣汰规则,优化集体的危机意识则是企业家需要不断通过言行传导的价值。
 
酷,是李官德希望逗哈科技向华为学习,“以客户为本”的第三个精神。
 
“我希望能够带给我的客户能够有与众不同的感觉,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酷”。李官德对笔者说。
 
何谓酷?——个性、价值、极致。
 
今天我们互换适合于时代与商人的革命,首先就需要企业家为主体的创新践行者们颠覆阻碍进步的旧观念和旧体制,并在实实在在的客户服务中,体现创新力量和酷精神。
 
今天是一个崇尚个性自我的时代,所以需要为客户提供能够感觉自己与众不同的产品。从哈雷到逗哈,其实都是遵从这一理念。而“价值”一词则是出现在李官德话语中的高频词之一,为社会和新出行,通过创新带来价值,“天更蓝、出行更安全”。
 
当然,在酷精神中,极致是题中必有之意。把客户关注的每一个细节都做到超出用户预期的品质,用户的口中会自然的蹦出“酷”。
 
李官德认为,匠心精神和用户至上是他关注的重点。但是逗哈向华为学习是不是只是停留在老板的口号呢?
 
有一个数据或许是李官德口中匠心精神的好注脚:逗哈科技iTank完全自主研发,研发经费高达2000万,专利有17项。
 
李官德说计划在研发投入上学习师傅华为:“我们花了18个月时间,整个团队上百个人整整搞了18个月时间,对目前来讲,将来要想做中国创造,其实企业未来的规划当中,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力资源投入方面更多投放在研发性能上。比如300人当中有150号人是研发性能方面”。
 
笔者认为,华为精神的背后,是企业家对研发的密集资源炮火饱和攻击,舍却此,谈学习华为就是耍流氓。
 
逗哈机车的诗和远方:安全驾驶与新出行

有人说,与大多数企业聚焦当下不同,华为是一个的理想主义者,是浪漫的现实主义。也就是说在苟且之外,还有诗和远方。
 
这句话用在李官德的逗哈机车上并不为过,在19日的访谈中,李官德曾经被问到牌照的问题,他说“我觉得时代也需要我们这样的一个企业家,我们是时候为这个行业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了”,在他看来“把一款产品做好,做又酷、又安全”之后,市场和政府没有不接纳的理由。
 
国家倡导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其实在我看来,核心是企业家的创新精神要广为普及,即企业家在创业的时候不能像一个小学生总是去问父母和老师自己应该怎么做,而是要对市场、社会、和用户真正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
 
所以,逗哈对安全的关注契合了中国国情,比如逗哈itank双前轮设计,跟进逗哈官方的测试显示比传统的单轮或者后双轮都安全。
 
李官德在接受采访时这么描述双前轮的优点,“逗哈机车多一个轮子,所有两轮车和四轮车的功能我们都有,我们设计两个轮子的原因是基于物理原理,陀螺效应,应对复杂路面容易跌倒的问题,提供稳定的制动性能。”,逗哈官方的测试数据显示时速20公里时制动距离不超过2米,时速30公里制动不超过超过3.5米。
 
显然,这能够很大程度上确保驾驭的安全。
 
当然,或许我列出逗哈机车有关安全的设计指标,你才能更加同意我的说观点:最大扭矩135N.M、最大爬坡角度15°;一辆谁都可以骑,且无所不能的全地形车;下置式可侧倾偏摆双前轮结构,配合平行四边形多轴多杆联动提供了操控性、灵活性、稳定性兼顾的体验。
 
还有通过大幅降低簧下质量提高安全性能通过落差高达190mm的落差独立悬挂结构,尽可能适应各种路形,以及活塞液压三碟刹,更多抓地力更强制动效果。
 
目前中国在出行领域正在实施积极的“政策”供给改革,滴滴专车已经成为共享经济的典型代表,顺风车、绿色出行,让天变得更蓝,让城市变得更安静、出行更安全,已经成为政府、城市管理者、公众的共识。
 
类似逗哈的产品创新也毕竟推动交通法规的创新,不过历来都是市场和企业的创新走在政府市场监管制度创新的前面,这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但是“如果能降低事故率,如果让出行变得更方便,能够跟政府对接,在30公里半径内少用汽车,让我们的城市管理者不是那么大压力,让我们北京的大城市的天能够变得更蓝,这样不好吗?这样的东西会反对吗?好的东西永远是能够被大家接受的。”李官德信心满满的看待逗哈机车在中国的巨大市场机遇,为了满足行业发展要求,逗哈机车是严格按照欧洲标准设计生产,众所周知,中国在交通领域的诸多标准都是采用欧洲标志呢的。其实关键在于在公众不断遭受雾霾、拥堵、拥挤、低效的城市出行中,解决问题比什么都重要。
 
自古以来任何颠覆性的创新都会遇到重重阻碍,如果墨守成规,恐怕时至今日爱迪生的电灯和莱特兄弟的飞机都不会在今天出现。
 
最后再说一句,类似哈雷机车早已经风靡全球,对于机车玩家来说,所谓牌照问题在这个行业由来已久,对玩家来说早已不是问题。
 
李官德说,我们品牌的SLOGAN叫酷驾乘 玩不同,我们希望通过一些时尚的人(白领、有汽车的人)来使用,来影响中国更多的用户。
 
最后用一句表明我的观点:一些制造业的传统人士开始嫁接具有互联网基因的资本,人脉,平台,智力资源,进行产品和模式升级。
 
品质升级,产品和服务双轮驱动的制造业2025需要的是认真做产品的人不是做情怀的人,传统制造业的人更有优势。

分享到:

声明:国际文仪网(www.ios.com.cn)原创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国际文仪

本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如转载作品侵犯作者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本网会加以更正。